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教父中文 > 现代都市 > 快穿:救命,男主全都崩坏了! >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男主他疯了!36
  干妹妹三个字单独拎出来的时候,不止苏糖,系统也给喷了出来。

  总觉得……这话怪怪地,但系统不敢说,甚至还很想躲起来。

  苏糖在短暂的呆滞后,都不用细品这三个字,很快,她暴走了。

  “江斟!我跟你说了那么多,你倒是听进去了吗?”

  大狮子与她对视,与人类的瞳孔不同,狮子的瞳孔是竖线形状的,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暴走,看着她发怒,无动于衷,且声音有力,且还是以肯定的语气道:“干、妹、妹!”

  苏糖:……

  敲你吗!

  苏糖不干了!

  理智开始迅速燃烧,她甚至都问系统要镇定剂了,合欢果这种东西,一针不行那就两针!

  “狗子,来,镇定剂!”

  系统瑟瑟发抖,小声道:“很……很贵的。”

  苏糖冷嗤,“贵?就算这个任务白干了,我也要给他来上一针!”

  此番豪言壮语一出,系统立刻来精神,“好嘞,一千积分,小的马上给您对换!”

  话音一落,苏糖直接发出了凄惨的尖叫声,“一千积分,你他娘的抢钱啊?”

  系统摊手,价位不是它定的,它就是一个快穿圈打工仔。

  苏糖想慢慢思考,可江斟不给她时间啊。

  她腹部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但还有一条红红地疤痕未退,偶尔还会痒痒地,而现在,江斟的大脑袋突然拱了过来。

  天气炎热,所以她一直都是穿着一件单薄的白t与牛仔裤,此番,江斟倾身,直接隔着白色的t开始舔舐。

  很快,白t湿透,红色的疤痕若隐若现,而苏糖,已经快被那阵又痒又麻的感觉逼疯了。

  “江斟,住手!”

  江斟不但没理她,还直接用锋利的牙齿吊起她的衣服,他的牙齿锋利,只需要轻轻一扯,衣服就能被撕坏。

  苏糖想到了之前那件薄外套,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他撕成两条,再撕就没衣服穿了,她又不是基因着,根本就不会变身,总不能让她果奔吧。

  “别撕。”

  这一次,没了之前的嚣张,反倒是染上了恐怖的音色。

  先前江斟迟迟未出手,让她以为两人还能商量下,可现在,这家伙明显不耐烦了。

 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江斟此番出手了,又怎么可能停下来。

  狮子的舌头上面有倒刺,他将衣服卷起来,很快,那麻麻地刺痛感就在苏糖身上蔓延……

  偏这个时候,系统又突然道:“崽啊,小黑屋倒计时,镇定剂还买不买?”

  苏糖眼前阵阵发黑,即便被江斟酱酱酿酿,脑袋也一片混沌,可她却能在混沌中抽出一丝清明的神智,计算着自己养老需要一万积分,一个镇定剂,直接要了她十分之一的家产,而她,当初做完任务的积分一共也就1001……

  一想到为了一个镇定剂,她可能无法退休,苏糖脑子当时就炸出了一句话。

  人,固有一死!

  苏糖双眸猩红,拼着养老的信念,她大声道:“不要了!”

  要什么要,她不配买这么贵的玩意儿!何况,她猛然间想起,不止江斟吃了那红果,她自己也吃了,到时候,可不是一针镇定剂得两针!

  一想到两针就要两千积分,苏糖呼吸都乱了。

  系统叹了口气,像是早就猜到一般,不过临走前,它小声哔哔了一句,“那祝你好运,对了,忘了跟你说一下,狮子不止舌头上有倒刺。”

  苏糖倒吸一口凉气,是啊,她这么忘了这件事!

  她陷入无限的恐惧,偏这个时候,系统还继续添了一句,“还有鲛人,都不是什么正常款,好了,我眼前的马赛克越来越大了……”

  系统话也没说完,彻底就没了声音。

  苏糖彻底吓傻了,一个狮子就能要她一条命,这要是中途江斟这混账东西再跟她变戏法一样换个兽态……

  “狗,狗你先回来,你快给我嗑一颗药,让我立刻昏睡的那种!”

  “狗哥?”

  “狗!”

  ……

  苏糖无论怎么喊,系统依旧没有任何反应,不出意外,这家伙肯定是彻底进入小黑屋了。

  她开始怕了。

  慌了。

  更怂了。

  哭哭啼啼,抽抽噎噎,求饶地声音断断续续喊了一夜,就连喉咙也哑了,却依旧没停下来。

  一天一夜后。

  苏糖连眼皮都睁不开了,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已经是一条死鱼了,死的不能再死的那种。而后,她又庆幸,江斟虽然过分,但好在中途没有变戏法,做了一晚上的狮子。

  她昏昏沉沉,眼皮也越来越重了,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又不是基因人,早就承受不住了,何况即便是基因人,极限也不过是七天七夜,现在,她身旁没了那危险的大狮子,苏糖反而睡得更安心。

  再次醒来,苏糖是被饿醒的,鼻尖充斥着烤鱼的香味,这让她怎么睡得着?

  她身体已经累到极致,却还逼着睁开眼睛,接着,就见江斟变回了人形,就这么大咧咧果着身体,将烤好的鱼拿了过来。

  他见过苏糖烤过一次,只到底是自己动手,所以烤的并不好。

  这是他连续失败十几次之后,唯一能见的两条。

  苏糖也不介意了,饿到极致,谁还管鱼好不好吃。

  鱼吃完了,就在她以为自己可以继续咸鱼躺尸时,江斟却将她一把抱了起来。

  苏糖一声惊呼,差点以为还来,急的就在他身上扑腾地想下地,只是她力气有限,扑腾了半天,非但没有跑路成功,反而将自己精神地那点力气全折腾没了。

  她精疲力尽,也不挣扎了,然后,就见江斟将自己抱到了海中。

  她微楞,紧接着才反应过来他是要带自己洗澡。

  “你早说啊。”

  苏糖松了口气,就这么任由海水包裹着自己,还别说,本来身上黏糊糊地,一洗,格外地舒服。

  可就在此时,一条绚烂地尾巴突然在她面前扫过,鲛人尾巴带起了无数海珠,有些溅在苏糖身上,有些则重新落入画中。

  尾巴,鲛人……

  苏糖当时瞳孔一缩,整个人就差哆嗦了起来。

  “江斟!”

  可别告诉她,是因为来到海里,所以才情不自禁地变回鲛人形状的兽态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