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教父中文 > 科幻灵异 > 轮回一千次的我获得了完美开局 > 第二十五章 罚你面壁思过
  击杀一个邪修等于镇压一百个邪祟,镇压一个邪祟等于救下一百个难民,但这里指的是普通邪修。

  之前萧念升击杀的那个邪修可是一个罪恶滔天,死了都被罪孽缠身的大邪修,击杀这个邪修后,萧念升直接获得了三点功德。

  他直接把这三点功德全部投入到功德台的灵泉之中,灵泉立刻升级为lv6,如此,全宗门包括他自己就获得了6的修炼速度加成。

  但这灵泉顶多只能升级到10级,因为这是最低级的轮回台,如果他能得到最一千枚最高级的金色魂晶,那就能建造最顶尖的厚土轮回台,如此,不仅能操控他人的投胎,还能让轮回台的上限提升到50级!

  只可惜,金色的魂晶可遇不可求,那种金色魂晶和得到高僧的舍利子一样珍贵,是得道的幽魂死后所化,能得到一枚都是几辈子修来的气运了,更被提一千枚。

  把灵泉提升到lv6之后,萧念升立刻开始闭关,时间不等人,等他闭关修炼到筑基八层,他便要独自一人去那危机重重的百森秘境获取修行资源,那些资源必须要得到,否则,他的修行计划就不能顺利进行下去。

  接下来,萧念升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闭关了,萧念升开始闭关,按照他的计算,三十天后,自己便能突破到筑基六阶,随后出关再收一个内门弟子,然后建造灵矿殿,并让这个内门弟子前去担任灵矿殿的殿主。

  所谓灵矿殿,其实就是挖矿的,但为了今后能源源不断地产出法宝,这挖矿的还真必不可少。

  但这次并未让萧念升如愿,虽然萧念升二十九天零三个小时就成功突破至筑基六阶,可凌霄宗内并未诞生出第四个内门弟子。

  萧念升皱着眉头对张书桓说道:“伏魔殿樊松年最近是不是有所懈怠?为何迟迟不见新的内门弟子出现?”

  张书桓连忙解释道:“启禀师尊,最近凌霄宗山道附近已经很少再有难民了,战事应该已经告一段落,外门弟子已达三百,但可能他们都没有修行天赋,所以迟迟不见能突破练气一层的弟子出现。”

  “从落月城而来的弟子呢?”萧念升问道,“凌霄宗的名字应该已经在落月城传开,所以应该会有一些求仙问道的年轻人前来拜山,此类人中也没有拥有修行天赋之人吗?”

  张书桓突然变得犹豫不决,面露挣扎之色。

  “宗门内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萧念升面色一冷,灵压顿时散发出来,张书桓立刻跪倒在地然后大声说道:“启禀掌门,原本是有落月城的年轻人前来拜山的,但却我派几个外门弟子赶走了,我知道此事后已经狠狠惩罚了这几个乖张的外门弟子!”

  萧念升一听便明白了,很显然,随着凌霄宗名声逐渐打响,这些凌霄宗的外门弟子也变得嚣张起来了,看到有外人前来拜山,态度便高傲的不得了,并且故意刁难人家,而年轻人大多心高气傲,被刁难一番自然是“这山不拜也罢!”

  “岂有此理!”萧念升听到张书桓这么后顿时大怒,他的灵压散发出来,主殿附近的外门弟子都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灵压。

  “求师尊息怒!我定重重责罚这几个犯事的外门弟子!”张书桓打了个冷颤,整个人在这灵压下发抖。

  “我凌霄宗内竟出了如此骄奢跋扈的外门弟子,张书桓,是你管教不力!罚你面壁思过一月,宗门内外大小事务由樊松年交由处理,张书桓,你可有辩解之话要说?”萧念升的声音散发了出来,主殿内外的弟子都听了个清清楚楚,他们大气都不敢出,心里不明白为什么掌门发此雷霆之怒。

  张书桓拜倒在地,他说道:“弟子不敢!”

  萧念升的语气稍微松了一下,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罚你到后山面壁思过,去吧。”

  张书桓已经练气七层,如果把他的职务全部取消让他好好修炼,可能能在两个月内成功筑基。

  “是,弟子遵命!”张书桓脸上一松,面壁思过这种责罚,就跟没有一样,他刚好可以静下心来闭关修炼。

  张书桓退出主殿前往后山,一众外门弟子根本不敢看他,更不敢上来打招呼。

  “得罪了掌门,张师兄恐怕难以回到主殿了。”

  “没想到掌门居然会发此雷霆之怒,那几个外门弟子要遭殃了。”

  “樊师兄要得势了,早知道我就去当伏魔殿的弟子。”

  片刻后,樊松年来到主殿,他向萧念升说道:“师尊,师兄他不是有意为之,还请师尊息怒。”

  息怒?萧念升并没有发怒,他之所以展现雷霆之怒,为的就是震慑一些自以为是的外门弟子。

  区区外门弟子,有什么资格刁难前来拜山的年轻人?万一某个拜山年轻人就有修仙的资质呢?

  “松年,今日起,由你掌管宗门内外事务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。”萧念升收回灵压,但强大的气场依旧压得樊松年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是!弟子遵命!”樊松年苦苦支撑,他才练气五层,实力远不如张书桓。

  “另外,传令下去,我将于两天后在主殿开坛讲法,让所有年纪不足十九岁的弟子前来听讲。”说完,萧念升便返回了闭关室。

  “是,弟子领命!”樊松年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走出主殿,一群外面弟子立刻前来道喜:“恭喜樊师兄!”

  “樊师兄,那几个犯事的外门弟子我已经带过来了,请问师兄他们该如何处理?”一个外门弟子问道。

  樊松年冷笑一声:“如何处理?当然是逐出门派,我派不需要这种不知好歹的外门弟子,敢有怨言,当场格杀!”

  一众弟子不敢出声,樊松年身上散发出浓浓杀意,他之前乃是伏魔殿殿主,曾多次率队镇压邪崇,解救难民,也曾击杀山贼土匪,所以一身杀气,令众弟子感到敬畏。

  那外门弟子是樊松年的直系下属,在听说张书桓被罢免樊松年上位之后,他就立刻派人去把那几个犯事的外门弟子抓了起来。

  “是,师弟明白!另外,樊师兄,被赶走的那两个落月城年轻人已经羽微师姐收留了。”这外门弟子说道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这群犯事的外门弟子给那两个年轻人磕头道歉,然后再逐出门派!”樊松年一身霸气,周围弟子噤若寒蝉,不敢出声。

  ()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