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教父中文 > 玄幻奇幻 > 盛世为凰 > 第3254章 报仇!
  听着他哀恸的哭声,南烟突然抬头,看了祝烽一眼。

  祝烽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哭得死去活来的朝鲁,眼看着他都快要昏厥过去了,才冷冷的说道:“行了,把尸体带下去。”

  话音刚落,就有几个侍卫上前来。

  那朝鲁慌得用两只手抱着儿子的尸体不让他们动,周围的人也不好办,虽然他是俘虏,可面对这样一个痛不欲生的父亲,连铁石心肠的人都不好下手。

  祝烽仍旧冷冷的说道:“不放手,难道你要让你的儿子烂在这里吗?”

  那朝鲁红着眼睛看向他。

  “是你,是你们杀了我的儿子!”

  祝烽冷笑了一声,道:“这莫非还是一件稀奇的事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们这些人,无缘无故的滋扰我国边境,劫掠来往的客商,朕不杀你们,莫非还得拿钱拿粮供着你们?”

  朝鲁竟也无话可说。

  只红着眼睛又低头看着阿古拉的尸体,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那张死灰色的脸上。

  祝烽又冷冷道:“不过,你儿子到底是谁杀的,你最好还是看清楚些。免得将来下了地狱,对着阎王还伸错了冤。”

  听见他这么说,朝鲁抬起手来,颤抖着摸向还环在阿古拉脖子上的那一截麻绳。

  这种麻绳,是特制的,他一点都不陌生。

  在东察合部的内部,行刑时就用这样的绞刑。

  而阿古拉的身上,虽然还有其他的伤,但那都是之前留下的,唯有这一处,就是要了他命的。

  他,是被东察合部的自己人杀死的!

  “啊——!”

  朝鲁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,抱着儿子大哭了起来。

  周围的人看着,多少也有些不忍的,都纷纷转过头去不看这一幕,唯有祝烽面无表情,好像不管眼前发生了什么都不足以撼动他的内心,他只冷冷的说道:“朕不过念在你们父子情深,给你一个机会再看他一眼,但你们之前做的事,朕可一件都没忘。这儿,也不是你撒野的地方。”

  那朝鲁哆嗦了一下。

  祝烽道:“把尸体带下去。”

  周围的人立刻上前,将阿古拉的尸体带走。

  眼看着儿子的尸体被人拖走,朝鲁红着眼睛,突然翻身对着祝烽,陈紫霄他们立刻上前,挡在了祝烽的面前。

  自然也是怕他狗急跳墙,万一伤到了皇帝,那就不好办了。

  但朝鲁显然也没有这个心思,他只是跪在地上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求皇帝陛下为我的儿子找块地,让他入土为安,我,我就算做牛做马,也一定会报答你的。”

  祝烽冷笑道:“朕身为皇帝,从不屑牛马来报答。”

  说完便转身要走。

  而那朝鲁跪在地上,用膝盖又朝他走了两步,说道:“我再求皇帝陛下一件事。”

  祝烽冷冷的回头看他:“你凭什么来求朕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还是你以为,只要你求朕,朕就会可怜你?”

  朝鲁红着眼睛,发出的声音里带着一阵阵低沉的咆哮声,好像一头被逼上了绝境的困兽,他说道:“因为,因为皇帝陛下一定想要铲除白虎城。”

  ……

 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整个牢房里都安静了下来。

  南烟听着自己的心跳,如同擂鼓一样,都快要从胸口里迸出来了。

  而祝烽,仍旧面不改色,冷冷的看了朝鲁一会儿,道:“你有办法,帮朕铲除白虎城?”

  “是!”

  朝鲁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我可以!我要为我的儿子报仇,那里的人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!我要为阿古拉报仇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就算你要报仇,也得有命去做这件事,朕不屑牛羊来报答,也不想跟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合作。”

  说完,便转身就走。

  南烟站在一旁,都惊呆了。

  虽然之前发生的事,她一时间还没有完全想通,但有一件事她是想通了,就是祝烽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刺激这个父亲,为了让他没有退路,只能跟他们合作。可是为什么,在朝鲁已经心态崩溃的时候,他却反倒不紧不慢了?

  她想要劝祝烽,但又深知有些话不能当着朝鲁的面说,只能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  刚走出牢笼,南烟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看见祝烽停下脚步,对着跟出来的方步渊说道:“派人去治他的病,再找机会套他的话。记着,不可操之过急,但在他回过神来之前,朕要知道白虎城所有的信息。”

  方步渊立刻说道:“微臣明白。”

  说完,他便转身下去了。

  祝烽这才转头看了一眼一脸震惊的南烟,只淡淡一笑,道:“回去了吧,这里的味道实在难闻。”

  “……是。”

  南烟人还有些发懵,只凭本能的跟在他身后回了房。

  房间里已经换上了新的冰盘,两个人一走进去,顿感清凉,冰盘的旁边还放着一碟刚切好的西瓜并一些鲜果,果子的清甜香味总算压过了刚刚在地牢里闻到的臭味,南烟这才好像清醒了一些。

  她立刻说道:“皇上从一开始,要用的就是朝鲁?”

  祝烽迫不及待的将外衣脱下来,顺手丢给她,后背和腋下都被汗水浸透了,他拿起扇子来一阵扇,也不说话,南烟将衣裳挂好了,走回到他面前追问道:“是不是啊?”

  祝烽这才笑道:“还问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南烟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  之前,她一直以为祝烽要利用的是阿古拉,包括给朝鲁机会放走他的儿子,也让锦衣卫去跟踪阿古拉,找到东察合部补足粮草和水的地点。

  但现在,她才明白,那一切都只是手段。

  最终,他要的是朝鲁的仇恨。

  只有这样的仇恨,才能让他彻底的放弃过往,跟他们合作。

  南烟道:“所以,阿古拉的死——其实皇上早就算计好了。虽然动手的是东察合部的人,但妾若没猜错,一定是方步渊他们故意露出行迹,东察合部那边的人见到阿古拉一个人逃出去,肯定就会生疑,而一旦发现竟然还有我们的人到了白虎城附近,他们必然会怀疑是阿古拉投降了我们,而且带着我们的人去了白虎城。这样,他们一定饶不过阿古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皇上一开始,就要用他的死,来刺激他的父亲,是吗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