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教父中文 > 玄幻奇幻 > 啼血凤凰:重生王妃爱玩火 > 第470章 翊王
  骞绯月一觉醒来后,感觉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。

  她打开叶子门时,绦已经捧着花蜜坐在门口了。他虽不需要吃东西,但是昨天试过后,他喜欢上了花蜜的味道。

  “绦,早上好!”

  “千月,给你吃的。吃完去见族长。”

  经过昨天的长谈,骞绯月已经能自如地运转神通术和源木灵气去感知绦的想法,就是不知道对别的绿灵是不是也同样有用。

  “绦,族长请她过去。”

  另一个小绿人过来,骞绯月轻易地读到了他和绦的交流,这让她一大早的心情好了不少。看来以后在绿灵族的生活会方便不少。

  骞绯月跟着绦走进绿老头的“住处”,那是整片绿洲的中心,一颗巨大的榕树下。

  绿老头示意她在榕树的中心坐下:“昨天感知到你体内有一股很霸道力量,应该是你平日的修炼法门吧?”

  “你什么都能看到?”火灵、大日炎焱图,上界……,竟是这样厉害吗?

  绿老头摇头,“对你的灵有感知,是因为我们的根本同属天道本源。至于你的修炼功法,是因为生命灵气在你体内与我们的呼应感知到的。你要知道,本源灵气是这天道最纯粹也是至高的存在,一般的功法根本无法融合和驱动,所以,你这丫头,到底是承载着多大的气运……”

  绿老头的话,这大日炎焱图也是了不得的存在。

  “不过,凡天下之至,无有不伤。”绿老头深深地凝视了骞绯月一眼,似是要看透她,最后却又化作柔和,“以后你就在此修炼,绿灵族的生命之灵最是柔和滋养,可以帮你化解你那霸道力量对你的损伤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骞绯月内心激动,昨日她已经体验过绿灵族的灵气帮助她缓解观想的灼烧,但是她也想到了另一件事,“可是,会不会让你们有损伤?”

  “无妨,你只要记住,今天绿灵族所有的付出,都是为了来日能回家!只要能回去……只要能回去!”

  “嗯!”骞绯月看着绿老头点头,不管未来怎样,此刻她应下了。只要她能力所及,她愿意帮助他们。

  绿老头走了出去,把地方让给她:“你安心修炼,须知世上所有机缘天定,却也要后来者自身能承载!”

  骞绯月坐了下来,感受着榕树下浓郁的生命气息,她缓缓闭上眼睛。她没有着急去修炼,昨夜没有去想的事,她开始在脑海一点点汇聚。从绿老头出现,到刚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,她都细细想了一遍。

  想到了他说的机缘,她的功法,她脑海里又回想起在九幽沼泽遇到功法的时候,想起了九幽里各种险象,想起人心人命,想起鱼人泪,石桥、九卿、公孙楚……

  她竟然还想到了黄婉婉,想起了硝石岛……她已经好久不回了。当初的他们,从硝石岛出来,一路寻着,认识了莲姐,有路朝天和明秋一路的吵闹。遇到了牧姐姐,结实了花大哥,去了蝎族……

  一幕一幕,如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

  绿老头在榕树外站着,看着绿灵族头顶的天空慢慢黯下,听着榕树下的气息时急时缓。他就一直这样站着,从天亮到天黑,又从天黑到天亮……直到夜幕第三次降临,他才慢慢直起身,他感觉到榕树下传来的气息终于开始变化。

  带着荧光的生命灵气悠悠地从树林中、花草中升起,随着榕树下骞绯月的呼吸开始往大榕树汇聚,附着在骞绯月的身上,隐没在她的体内。

  慢慢的,那些荧光越来越多,越来越亮,直把她整个身体都附着满了,犹如在她身上度了一层金箔。

  榕树下的动静引来了林中的小绿人,他们都远远地安静地驻足看着。

  绦也在里面,看着骞绯月身上神奇的景象,脸上露出惊讶的光芒,他一头的小辫子竟然也跟着一闪一闪亮着。

  绿老头看着这一幕,眼中泛起了水汽,竟然……竟然能呼应到这番境地。

  他没有让大家离开,这是天道之灵的呼应,本源之间的互动,极其难得又受益无限。他盘膝坐了下来,亲自为骞绯月护法。这种天道感悟在上界都是非常珍惜的时刻,自然是越久越好。

  榕树中央的骞绯月不知道外界的变化,她只是在冥想了很久很久后,有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。那种感觉,让她自然而然地观想起了大日炎焱图,又自动地运转起了绿灵族的生命之灵。

  她这次不仅看到了那轮圆日,似乎还远远地听到了梵音。古朴、淳厚的声音从远古而来,似要穿破苍穹、超越时间,向着无限空间和时间远去。

  那声音,让她忘了烦恼,忘了周遭的一切,只排空了一切,沐浴在日光中,沉浸在梵音中……

  在遥远的千里外的京城城外,相国寺。僧人们的梵音伴随着寺中的焚香,让寺中拥挤的人们都凝神往同一个方向看去。

  在那宝殿的中央,天子新封的翊王正在代君焚香。

  殿外的百姓们好奇又有些害怕,悄悄地议论着。

  “听说翊王是空相大师的徒弟?”

  “徒弟?是和尚?”

  “嘘——不要命了,那是皇上的义子!”

  “唔,嘘嘘嘘……那到底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不是!我听我三姑婆的儿媳妇的姐姐的舅老爷说,翊王那是空相大师收养的俗家弟子因为在太后的寿宴上大放异彩,被皇上破格收为义子!封翊王!”

  “哦~~原来如此!”在一众小声的应和中,也有人嗤笑。

  “嘁……绕了十八道弯的消息也好意思说!”

  “你懂个屁!”

  “我不懂?嘁!我可是……我哥亲眼所见!”

  “哟?那你说说?”

  “呵呵呵,口干,不想说话!”

  “样!一会下山请你喝酒!”

  “嘿……行!那我就说说!”

  一群人聚得拢了些,听着那人开始说这个大燕国“翊王”的故事:

  “你们有所不知,这‘翊王’原本叫‘毅王’,是皇上亲口御封后,咱们这‘翊王’当场要求改的封号!”

  “嘶……这么大胆?”

  “是啊是啊!那可是九五之尊,金口玉言,竟然敢?”

  “有什么不敢的?咱们这位‘翊王’可是真真入了皇上的眼了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