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教父中文 > 玄幻奇幻 > 一寸相思地十年踪迹心 > 暴戾的苏沫
  “沫沫,怎么了,哭什么啊!”

  苏沫,一边抽噎,一边十分委屈的说道:“我被羊顶了,吓死我了,快送我回家,我要找我妈妈。”

  不管多大的人,一委屈,都是,第一时间想到找妈妈。

  “沫沫,别哭了,我们扶你去给医生看看。”

  “我站不起来,笨蛋小张,还不快点来背我,你这个白痴,看见我被羊攻击了,也不来救我,我养你有什么用。”

  苏沫的助理小张,一声不敢吭的跑上前来,背起苏沫,苏沫还在小张背上,不停地拍打小张的背,揪小张的头发。

  她一边惊惧被羊踢了,一边对助理施暴。

  工作人员在旁边看着都疼,偏偏,小张只能一边忍耐,一边背着苏沫赶紧跑,要让她赶紧看上医生,真出了什么事,自己可付不起这个责。

  陈柳,看着状似疯癫,不停拿助理撒气的苏沫,对着身边的助理说道:“看见了吗?精神头可足了,打起人来啪啪响,等会检查完,让她继续来剪。”

  农场里的医生,给苏沫检查完了,结论是,没什么大问题。

  “那有没有什么小问题,”苏沫问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导演助理问道:“那可以继续录节目吗医生。”

  可以。

  “不是,我觉得不行,我还要休息一会儿。”

  “那你再休息十分钟,就赶紧来啊!沫沫,”导演助理说完就走了。

  苏沫,一脸无辜的看着助理,“他们是不是太绝情了,这情况,只让我休息十分钟,还不如不休息呢!”

  “沫沫,那我去给你说说,让节目组给你多休息一会儿,”苏沫摆摆手,示意助理快去。

  助理,小跑着去到导演面前,“导演,我们沫沫身体还是不舒服,能不能多让她休息会。”

  陈柳,看了一眼苏沫的助理,冷声道:“不行,我们赶时间,让她快点出来,把剪羊毛的片段拍了。”

  助理,只好回去,“怎么样。”

  “导演让你赶紧出去,把剪羊毛的片段拍了。”

  “你可真没用,”带着厚片眼睛的医生,抬头看了一眼苏沫,摇摇头,很不喜欢苏沫的样子。

  “对不起,我扶你出去吧”

  苏沫,一出门,就把全身的重量压在助理身上,走出了一种没骨头的气质,好像不是被羊顶了,是中了著名武侠小说里面,对付武林高手们最好用的东西,十香软筋散。

  陈柳,看着苏沫那造型,还是找了一个会剪羊毛的人,去教苏沫。

  原来,要把羊拖到羊圈里面,用绳子拴起来,再用专业剃羊毛的剃毛机,按照这样的顺序,三下五除二就能剃好很多羊毛了。

  要是有手艺的话,还可以帮羊做造型,变身羊托尼,剃个爱心什么的。

  苏沫,依葫芦画瓢,做了一遍,还不小心剃到了羊毛下的皮,羊受惊要跑,苏沫尖叫,生怕再次被顶。

  温兰路,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,说道:“导演,我来帮她弄吧!”

  “好吧!兰路,小心些,”导演嘱咐了一句,苏沫,心里更委屈了,导演真坏,温大大来,就说小心,自己都伤到了,还被硬逼着上,不过,温大大,人真好,上次虽然没让我用他煮的猪食,这次既然他又帮我了,我就原谅他了,嗯!我要继续追他。

  君茗在旁边看着,突然走过去道:“温大大,换一头羊吧!这头受伤了,让农场里的兽医给它治治伤,然后去休息吧!”

  苏沫,横眉冷对的看着君茗道:“它可怜什么,活该还差不多,”说完,还想用剃毛机去砸那头羊。

  温兰路伸手拦住了砸过来的剃毛机,啪的一声,声音脆而响,君茗的心,也跟着那声音,颤了几颤,肯定很疼温大大的手,苏沫不光是白眼狼,还是虐待动物狂。

  “你疯了,温大大,好心帮你,你还用东西剃毛机砸他,那东西很重的你不知道啊!”君茗,大声数落苏沫。

  苏沫看温兰路手腕红了一片,有些害怕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想要砸羊。”

  “错就错在你要砸羊,羊招你惹你了,你凭什么。”

  “你有病吧!何君茗,什么时候,轮得到你一个小助理来教训我。”

  “道歉吧!”

  “什么。”

  “你把温大大手弄成这样了,一句道歉还没说,道歉。”

  “温大大,还没让我说呢!你在这着什么急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