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教父中文 > 玄幻奇幻 > 左妻右夫:师兄怀里来 > 第二百二十章 斩首
  回到大牢,许真已经将大司寇又折磨得晕了过去,正准备用辣椒水继续将他弄醒,却见月谣过来,忙问:“大人,他又晕了,是否再用刑?”

  月谣坐下,目光阴枭地盯住浑身浴血的大司寇。她慢慢地说,“继续,只要不弄死人,都给他受一遍。”

  “诶,好!”许真开开心心地让人去提新的辣椒水,然而又听月谣说,“明天晚上再放人。”

  许真啊了一声,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她。

  月谣道:“照做就是。”

  许真回头看着昏迷不醒的大司寇,心道此次他在自己手里吃了那么多苦,要是不能将他弄死,他日还不想尽办法报复自己?他位高权重,自己又怎么斗得过?!

  想到这里,他不禁一身冷汗。

  月谣看他的样子,人不知嗤笑:“怕什么,有我在,安安心心做你的副司,此事一结,便提拔你做纳言司主事。”

  “……是,是!”

  辣椒水来了,还是热的,许真舀起一勺,透过涌动的水面,正好可以看到自己的脸庞。他心一横,朝着大司寇狠狠浇了过去……

  大司寇在纳言司被关了足足十日才放出来,进去时丰神俊朗一派官老爷作风,出来时形销骨立,衣衫褴褛,宛如街上要饭的乞者。一众妻女饱受惊吓,有几个身子骨弱的,回去便病了。

 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里,纳言司在帝畿四处抓人,所有被指认参与了叛变的人,包括妻女亲族,全部下狱,只待七日后斩首。

  太子看着月谣递上来的名单和文书,心头一阵发堵。

  偌大一个帝畿,文武官员不下百位,竟然有那么多人参与了叛乱!

  他将名册摔在地上,扶额叹气。一双嫩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肩膀,不轻不重地捏起来,伴随着少女独有的娇俏软糯的声音,像是一汪清泉从他心间流过。

  “殿下何必恼呢,有左司马大人在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太子睁开眼睛,抓着她的手来到自己身边,按着她坐在扶手上,眉梢有几分宽慰之色,“还是孤的小花儿心疼孤。”

  解语莞尔一笑,张开双手抱着太子的肩膀,靠在他的脖子间,细碎的头发轻轻落在太子的脖子上,像是无数根羽毛骚动在他心上。到底才十二岁的少年,骤然惊遇变故,最是需要温香软玉安慰的时候,便回抱住解语,顿时觉得心安不少。

  处决犯人就在七日后,期间还有许多事要忙,比如那个偷天换日的姜妃。

  “姜妃”随先王殉葬王陵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所以处置她半点不费力,只需一杯毒酒赐死,尸体秘密扔入乱葬岗便可。只是养在她膝下的小公主,已经与她相熟,骤然换在文薇膝下,每天都是嚎啕大哭,怎么哄也哄不住。

  说起来她也四岁了,该是记事的年纪了。只是她的生母不知是谁,唯一知道真相的先王已经驾崩,普天之下,竟然无人再知这小公主的身世。

  文薇隐隐有预感,这个孩子,并非王室正统。

  她问过月谣,只可惜她也没有头绪。

  从王宫出来,月谣特意拐到玉器店买了一块上好的玉

  冠,那样式,看上去恰好和她常戴的金冠相似,乍一看真有几分一对的意思。

  这些日子她很少回府里,多日不见,真是思念。

  听说姬桓起了钓鱼的兴致,每天拿着鱼竿坐在院子里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那池子里也没什么鱼,往往枯坐一天,鱼篓还是空的。清和看到了,让人去买了一些鱼放进去,却也不见他钓上来,细细一看,那鱼钩上面竟然没有鱼饵。

  月谣听了这事,忍不住笑:“这是等我呢!”

  她拉着清和瞧了瞧,又扒开她的衣领看了伤势,外伤都已经差不多了,这才放心,一抬头却见她闹了个大红脸,便捏捏她的脸颊,道,“都是女子,还害羞了。下去吧!”

  清和屈膝一礼,默不作声地退下了。

  她来到姬桓身边,手里鱼线一甩,落在水里,漾开几圈涟漪来。

  姬桓不动如山,“你惊了我的鱼。”

  月谣瞥了一眼光秃秃的鱼篓,“你的鱼才不会上钩呢,也只有我这尾美人鱼,才会傻傻地上钩。”

  姬桓回头看了她一眼,那眼神仿佛在质疑她说的那句“美人”鱼。

  “等了小半月才上钩,你这条美人鱼,也是够刁钻的。”

  月谣放开鱼竿,靠过去抱住他的手臂,有些歉意地说,“那天我态度不是很好,你有没有怪我?”

  姬桓默默地看着她,空出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发,目光温和极了,“我不会生你气的,而且你不是放了大司寇吗?没有酿成大错,我又怪你什么?”

  月谣松开手去坐正了。

  “但是我无法面对当年被陷害而死的那些人,一共二十三条人命啊……如果不是为了保住我,他们不会死。大司寇这些年对我多有使绊,就算我放过他,总有一天他也会对我下狠手的。”

  姬桓深深地看着她,声音有些低哑,“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”

  月谣忽然笑了一下,望向他的眼睛亮了起来,“这可是你说的,你要保护我。这太师之位,你可得接。”

  “太师?”

  “大冢宰想要为殿下挑选一名帝师,就是你。如今不比以前了,陛下不在了,我孤掌难鸣,我需要你。”

  没有哪个男人会在自己心爱的女子说出“我需要你”的时候拒绝,他完全没有思考地点了头。

  “好。”

  鱼钩忽然动了一下,而后上下沉浮起来,月谣拍了拍姬桓的肩膀,“竟然真有傻的上钩!快快,拉起来!”

  然而姬桓收了线,却只是将鱼拿下来,又放了回去。月谣目瞪口呆,“你放回去干什么?”这八成是他这些天钓上来的第一条鱼,那条鱼得有多眼瞎,才会撞在没有鱼饵的鱼钩上?

  姬桓收起鱼篓鱼竿,瞥了她一眼,“你这条鱼已经上钩了,我还要其他鱼做什么?”

  他牵着她的手往回走,暮色正好,金红色的霞光照满整个院子,在他们身后拉出两条长长的影子……

  入了夜,姬桓准备解了束发,这些日子没有出府,便只拿了黑带束发,月谣走过去,按住他的手,将那被好生安放在匣子里的玉冠拿出来,给他戴

  上。

  “我挑的,喜欢吗?”

  姬桓动了动嘴唇,却说,“我觉得……我们的位置好像对换了。”

  月谣不甚明白:“什么位置?”

  姬桓忽然回头在她腰上一用力,轻轻巧巧地便将她拉到了自己腿上,双手一圈便禁锢在了怀里。

  “这样就对了。”

  月谣这才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寻常人家都是男主外女主内,而他们之间,却常常是她在外面奔走,他在府里无所事事,可不就是本末倒置?

  她亲了亲他的嘴唇,“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也是你的。”

  姬桓看着她嘴唇一张一合地说话,忽觉腹内一股火起。小半月没见了,终于又将人抱在怀里,这股子思念的劲不仅没消下去,还起了一股邪火。

  他叼住她的嘴唇亲了下去,力道有些控制不住,月谣吃痛,感觉就像被狗咬了一口,去推他却推不动,反而整个人被抱起来,压在床上亲了下去。

  连着小半月没有回府,案子又已经了结,月谣便趁机休了三天的假,躲在府里不出门,和姬桓好一番温存。

  又过了四日,便是人犯处斩的日子。

  他们犯的是谋逆的大案,所有人被推赴中景门前,齐齐斩首。

  月谣起得很早,特意叮嘱清和早起,这段时间她疼惜她受了不少苦,总是叫她好生休息,今日却不许她多睡,打扮后随自己出门。

  已是四月了,阳光高照,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,可那中景门向来是斩首的地方,不知是不是戾气过盛,吹过来的风总挟着一股阴气,叫人心里发堵。

  太子坐在最中间,左边是月谣和张复希等五官,右边是大司徒等文官,大冢宰告了假没来,大司寇伤势未好也来不了,其余的官员,无论品级大小,全部站在下方,被迫观赏新帝登基前的第一场杀戮。

  清和站在月谣的身后,心里头咚咚跳着,嘴唇发白。

  手忽然一热,她低下头去,竟是被月谣握住了,传递来的温暖给了她安心的感觉,心跳便慢慢稳了下去。她望着月谣的侧脸,心里头似乎有什么鼓涨起来,整个人都暖洋洋的,反手也握住了她。

  那参与叛乱的旧臣加上他们的亲族家眷,总共有数百人,刽子手齐齐挥起大刀,迎着正中的太阳,极为利落地砍下,鲜血就像河水一样往低处流去,一拨又一拨的犯人被押上来,齐齐断头。

  饶是清和做了准备,骤然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,还是吓得不轻。

  “我要你亲眼看着,那些欺负过你的人,是怎样凄惨地死在你面前。我要你记着,你是我的人,谁欺负你,谁就是那样的下场。”

  清和跟在月谣身后,慢慢地往回走。她很庆幸自己早上没怎么吃东西,所以只是胃里有些翻腾,却不至于吐出来。

  “婢子谢谢大人,可是……他们有很多人,是无辜的。”月谣忽然停下了脚步,她心神不定,一时没停住,差点撞上去,只听月谣说,“在我的政敌面前,他们不会因为你只是一个侍女就觉得你无辜。”

  清和对上她的目光,慢慢点点头,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